首页 > ,  > My Love Will Clap Its Hands For You – The Candle Thieves

My Love Will Clap Its Hands For You – The Candle Thieves

0


 
先贴一篇不怎么符合氛围的文章:

          《为你鼓掌》  (文)地下铁

我曾想成为英雄,为整个国家甚至人类做出贡献,然而任岁月蹉跎了二十余年也未有成为英雄的前兆。偶尔看到一句话给我很大触动:

“当我小的时候,我梦想可以改变世界,当我长大后,我渴望可以改变自己的国家,当我步入中年,我希冀可以改变我的家庭,当我老了,我仅仅希望可以改变自己。在我闭眼的那一刹那我忽然想到,如果我从一开始就改变我自己,那么我一定可以改变我的家庭,后来,谁知道呢,也许我可以改变我的国家甚至整个世界。”

人们总是将生命的历程弄反了,直到当它终结的那一刻才发现我们走反了,却悔之晚矣。所以我十分想告诉那些正经历着梦想与现实煎熬的人们,凡是且放宽心吧,努力的改变自己,努力的做到最好,而不是在一旁长吁短叹,那么剩下的便是等待了,等待机遇,将命运的判决权留给上帝吧!因为即便你如何不甘心,你的人生你只有一半的选择权。

我曾想论证英雄与时势的必然关系,到底是时势造就了英雄,异或英雄造就了时势。很显然我没有找到答案,因为他们本身便不存在所谓必然。没有英雄,时势便不具备意义,而倘若没有时势,便不可能产生惊天的英雄。人们都在讨论爱因斯坦、牛顿的勤奋,却不想世界上古今如其一般勤奋的有多少人,为何只有他们成为英雄。牛顿说他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想这些巨人,不仅是那些我们知道名字的伽利略和笛卡尔之流,更多的是不为人知的巨人。他们为人类的的进步奠定了坚实的基石,而当光辉与荣誉降临,人们还能记住他们么?其实命运往往跟我们开了不小的玩笑,正如同张晓风《不朽的失眠》中所写的那样:因为落榜而写了《枫桥夜泊》的张继流芳千古,而当年考中状元的人却早已被我们遗忘了。

于丹说:英雄并非天生就是英雄,而是在莫一时刻的爆发,英雄不是神,他们首先是一个人,而他们之所以称之为英雄是因为他们在那个时刻做出了别人做不出的、做了别人不敢做的。正如同《我只想成为为你鼓掌的人》中所讲:这世间,有多少人,年少时渴望成为英雄,最终成为了烟火红尘中的平凡人。英雄这东西,许多人都想成为它,而真正成为英雄的,却是那些默默努力、安心做自己的平凡人。现在又太多的人被英雄的光环刺红了眼,却忘记了英雄要付出的代价,不仅仅是努力而已,还有一颗踏实的心以及一点上帝恩赐。有太多的人一心成为英雄却忽略了这一点,最终倒在成为英雄的途中。

写到这里忽然想到《阿甘正传》里阿甘的经历,而那个风雨飘摇的战争年代,这种纯朴的执着是人们最缺的,也是我们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最缺的。《我只想成为为你鼓掌的人》中的女儿,一个立志成为为别人鼓掌的人,却是一个真正的英雄。“当英雄路过的时候,总要有人坐在路边鼓掌”太多的人被“英雄”这个字眼荣誉的光环吸引,最终“折戟”在人生路上,因为有太多人不理解这句话其实有更加深的含义,“总要有人”并非是无奈的“总要”,而是那些为了别的英雄鼓掌的人,他们有共同的名字——奉献英雄。

那些留下名字的巨人,那些挂着英雄光环的人,并不是想成为就可以成为的,他们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刻苦,甚至更加惨痛的代价,而有一种英雄却是每个人都能成为的,这种英雄有一个前缀叫奉献,这种英雄有一种责任叫认同,而这种英雄有一种举动叫为所有想成为英雄,正在成为英雄,或者已经成为英雄的人鼓掌。为他们鼓掌的人,一如被岁月忘记名字的巨人们,是最值得我们尊敬、也最容易被我们忽略的英雄。

所以我为你鼓掌,为每一个即将或者已经这样做的人鼓掌,你们是真的英雄。

再来说下歌曲:

抓耳朵的前奏有很多种,像这种左右声道声音往复变换也算是一种很成功的营造迷幻氛围的模式了,加上英国小伙温暖细腻的声音,完全可以胜任处于任何情绪下的听众...

《My Love Will Clap It's Hands For You》来自英国二人组 The Candle Thieves 2010年 发售的首张专辑《Sunshine And Other Misfortunes》:

Sunshine And Other Misfortunes

来自英国伦敦的独立乐队The Candle Thieves的首张专辑.乐队由成员Scott McEwan以及The Glock组成.

乐队的名字The Candle Thieves缘于The Glock的一个癖好-在别人的婚礼派对上偷蜡烛.

前往 The Candle Thieves 的 百度百科

 

来自 马扎网

喜欢 1

暧昧帖

音乐心情每一天~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