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Worth waiting?Worth Waiting – Lee DeWyze

Worth waiting?Worth Waiting – Lee DeWyze

0

任何值得拥有的东西,一定是值得等待的。

等待不是问题。关键在于,有勇气看到是否Worth Waiting...

很喜欢知乎上佐藤謙一先生的一些文字和情怀,

先生是一个有着美国文化的,日本血统的,中国古代文人精神的普通人。

难得有一个人可以在这个如此浮躁的世界保持这种温文尔雅。

世家子弟,谦谦君子。

可惜知乎越来越多的“网络暴民”让先生对这里失去了信心,

唉...

贴一篇他的文章吧:

                             等待 一個更新的新中華

今日的中華,當吾輩對他的了解越深,便會越發的生出悲慟之感。

不同於基於希臘與羅馬文明的歐洲,中華的文明,並不強調哲學的體系和思辨的系統,且基於孔孟的學說,也不承認人之惡的天性,因此在建構社會體系時,只講求褒善,而不願制定詳細的規則去限惡;只講究人應當如何做一個君子,卻不願面對“假如做不了君子該遵守怎樣的社會底線”。由於秦皇帝的先例,使得自秦至今,已逾兩千年的國家,歷史之所見,卻只有千百次農民的暴動和做天子的夢想,而無有一次基於文明的革命,也始終維繫著一套表面上冠冕堂皇,而實際上卻毫無效率的文官制度。此種制度,在有明和有清兩朝,更加突出的顯現出來。

在唐人的啟蒙書,三字經中的頭一句,便強調人初乃本善。因此,過於理想主義,傾向人性本善的價值觀,以及對於惡的製度性的不承認,可以說是唐人文明無法發展出保障人權的製度和學說的原因。由於不承認人性的惡,因此便單純的認為官員必定會自發的清廉,庶民必定會自發的淳厚,商人不欺市,軍戎不怠懈,天下無需法律與規則,只需依靠道德的力量和華美的說辭與文章,便可解決一切問題。然而,若一切都用道德的道理去解釋,那便會導致一切都毫無道理可言。因為只有誰掌握了詮釋道德的力量,誰才擁有講道理的權利。中國對於惡的不承認和對於人本善的毋庸置疑的確信,成為了製度性的信仰;但矛盾的是,在個人生活的另一面,唐人卻又時刻相信著善的難遇。這便是中國歷來的矛盾邏輯,中國無革命卻多動亂的邏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邏輯。

我們常常批評今日執政中國的那個黨派,那個新的朝廷。我也曾經以為它便是今日中華所有悲傷現實的源頭。然而其實,這個朝廷的作風,與過去數千年來的朝廷並無二致。無論怎樣,它也是中華文明演進的產物,的雜質。如果沒有整個社會自下而上的觀念的改變,僅僅除去一個朝廷,也許也並不能根本的解決中國的憂患——中國自兩千年前開始,都在不斷的革除漸惡的朝廷,卻從來不曾有一次真正的革命,因為革命的意義並不在於毀滅,而在於民族性格的重生。

不過,當然,即使是在今日的中國,惡的朝廷,也必定會被除去,而代之以公民的社會。在表面上宣揚著甚為美好的理想與目標,強調自身的奉天運、承天幬,這其實已經是中國的朝廷們使用了千年的手法了。

所以,唐人的根性,一言以蔽之,即缺乏原則,並且極其容易走向不同的極端。此為唐人的優點,如水之多形,但亦為唐人最大的弊端。日人、英人治下之滿洲、台灣、香港,雖欺凌華人而優待本族,但亦終於在華人社會裡樹立起了尊重法律與規則,強調社會原則的理念。今日的港島與台灣兩地,所優於大陸者,並非一時之經濟發展,而為法治之行,秩序之立。

可是,唐人何時才能重新建立起這樣的國度,何時才能結束悲傷的旅途,這終究也是唐人少年和青年们的抉擇..

 

平成23年

《Worth Waiting》收录在 Lee DeWyze 2012年发行的《What Once Was》中:

What Once Was

 

德维兹在美国从15岁就开始演奏音乐作品。他毕业于芒特普罗斯佩克特高中,喜欢弹吉他和斯库巴潜水。美国偶像第9季「美国偶像」(AmericanIdol)冠军2010年5月26日出炉,25岁的前油漆销售员黎·德维兹(LeeDeWyze)意外打败领先的对手克里斯托·鲍尔索克斯(CrystalBowersox),成为本季冠军。过去8季所有的冠军得主也出席今晚节目,向评审高维尔(SimonCowell)道别大。参赛过程中,黎·德维兹凭借性感迷人的摇滚声线,腼腆讨喜的性格,以及优秀的对歌。

前往 Lee DeWyze 的 百度百科

前往 Lee DeWyze 的 维基百科

 

来自 马扎网

 

喜欢 0

暧昧帖

音乐心情每一天~

发表评论

*

*